返回首頁

新聞

評論

文化

人物

組織

更多

RSS訂閱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慈善公益報>評論 > 慈善公益報>百家爭鳴

為《敝帚錄——我的新聞人生》序

時間2019-05-15 14:55:31   來源:慈善公益報 

 


 

 新聞堅守和人本情懷

——為《敝帚錄——我的新聞人生》序
 
 
      我的老同事石國雄退休以后,把他從業期間的文章、新聞作品摘要整理,又對自己的人生道路作了一些回憶和思考,結集出版。初讀書稿,一個深刻的印象揮之不去:報人的新聞堅守和人本情懷。
      國雄是66級高中畢業生,下鄉10年中6年從事新聞報道,1977年高考進大學讀書,1981年畢業分配到團中央機關,先在研究室,后調至宣傳部,自此三十多年,我們就有了很多交集。從機關到報刊社,文字工作似乎成了他的宿命。他先后擔任了兩個“中國”字頭(《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雜志)、兩個“中華”字頭(《中華工商時報》、中華兒女報刊社)的主要領導工作,其主要精力集中在新聞和經營管理上面。報刊社的工作一年四季都忙,我沒有想到的是,他還是忙里偷閑,寫了大量的新聞作品。他的作品,無論是新聞報道、人物通訊還是評論、雜文、隨筆,共同的特點是一個字:實。沒有虛張聲勢的花架子,沒有夸大其辭的“添加劑”,即使寫人物,也完全是雜文式的,白描化的勾勒,再選取精準的細節;游記也是這樣,沒有漫天的“描寫”,沒有網上的摘錄,所記述的都是他眼睛里看到的情景及他對旅游目的地人文景觀的觀察和理解。正如他給《中國青年報·星期刊》開辟的旅游版寫的按語所說的,像王安石游褒禪山那樣,不以游山探勝為足,寄情山水,以景詠志。提倡“玩”也要玩出情趣,一景一物,或探幽發微,或寄景抒情,深蘊不俗。這就是新聞人對“真實就是生命”的堅守。
      國雄同志這種處處求實的文風,來自于早年在北大荒新聞入門時的訓練。在書中“幸入‘北大’門”一章里,作者告訴我們,他的新聞工作的第一位領導、老師,是當年志愿軍楊根思那個軍報道組的成員,轉業北大荒擔任他們的宣傳科長。科長對于寫作的要求很嚴,所寫的新聞報道或者經驗介紹等文章,必須做到“三通過”,即通過報道的對象、通過當地黨組織、通過周圍群眾。向周圍群眾征求意見一般是開座談會,座談會還必須要有被報道者的“對立面”參加,就是要聽到不同意見。對于所報道的事實沒有不同意見,而觀點有不同者,記者可以按照新聞的要求自由發稿。就是這一條規定,幫助國雄養成了認真采訪,求實求準、一絲不茍的好習慣。據他自己說,北大荒6年新聞工作中發表的數百篇稿子,沒有一處失實。這種嚴謹的作風也帶到了團中央以及以后的數家新聞單位,成就他做人做事的平實風格。我之所以在這里講這一件事情,是因為“真實”是新聞的生命、新聞的公信力、新聞人的職業良心。值得思考的是石國雄同志及我認識的許多從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出來的新聞出版界的同志,基本上都有這樣的職業素養。為什么在那個“假大空”滿天下的歲月,北大荒那個地方,能夠出現那么一個具有良好新聞素養的群體?答案就是保持了我黨光榮的傳統和作風。在那山高皇帝遠的地方,有一支鐵道兵和轉業官兵,把黨的優良的新聞傳統和作風傳給一代知青,使之在青年一代身上得以繼承。這是新聞研究的一個十分有意思的課題。尤其在當下,針對一個時期以來,我們新聞宣傳脫離黨的傳統、遠離人民群眾的問題,很有現實意義。新聞界尤其是年輕的新聞工作者,一定要貫徹習近平同志關于要繼承和發揚黨的優良傳統、關于要大力培養“求實創新”的宣傳思想隊伍和關于新聞工作要提高“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的指示,全面提高素質。國雄曾經告訴過我,他在幾個不同的場合,給一些年輕的新聞記者聊過他那時的新聞工作經歷,年輕人還是十分感興趣的。他們說,可惜沒有人給他們講過這些。事實說明,許多事情我們不能責怪年輕人,問題在于我們沒有很好地向他們講清良好的新聞傳統和作風,沒有講好前輩新聞工作者的故事。
      在這本集子里,還收集了國雄同志在幾個新聞單位的幾篇講話、報告。這對于一般讀者,可能提不起興趣。但是我認為都是經驗之談,倒想提請新聞單位的領導以及新聞研究者們給予一些關注,他的有些管理理念和思想方法,還是有值得參考的地方。比如,他在1985年至1994年這個復雜特殊的年代,擔任《中國青年報》社的黨委書記。關于新聞單位黨的工作和新聞隊伍建設,他比較早的提出要建設一個“和諧的、敢于創新的、不慮失敗的”內部文化,提出把報社內部文化建設納入思想工作之中;在市場大潮沖擊編輯記者隊伍的情況下,呼吁記者應有“新聞的哲學追求”。據我所知,中青報在那個風雷激蕩的歲月,內部氛圍是十分和諧的,版面圖文也是十分活躍而有影響力的,涌現了一批優秀編輯記者。這當然首先是團中央和報社黨組的正確領導所致以及全社員工敢于擔當、勇于創新才得來的。以后他到《中國青年》雜志擔任主官,在他領導下,一個老牌的雜志,“機關刊走市場”的嘗試搞得風生水起,整個期刊界為之側目。在《中華工商時報》,為了使“辦一張《華爾街日報》式的中國經濟大報”的辦報方針,轉變為面向中國民營經濟的中央統戰部和全國工商聯的機關報,他和報社及工商聯的領導做了大量的轉變思想的工作,終于在他調離前夕,他們的努力得到了中央統戰部的認可。這些堅守和改變,在這本集子里都有跡可循。后來他又到中華兒女報刊社,推進改革、創新、發展。退休后又到中國報業協會擔任駐會領導,在新聞出版界都有一些影響。國雄領導新聞工作最大的特點,就是人本情懷和讀者觀念。我曾聽說一件事:他“尋找讀者”。那是在中青雜志改刊期間,他在地攤上親自擺賣每期出版的雜志,達2年之久,聽取讀者意見,收集反饋;還在刊物上連續幾年發表自己和讀者接觸的故事,以貼近新時期的青年讀者。在《中華工商時報》,他在報紙上開辟了社長總編介紹辦報思想的欄目,他撰寫發表社長介紹報社知名編輯記者的人物系列文章,目的就是溝通編者與讀者的聯系。這些不起眼的事情,確實比不上新聞界一些大碗們的大手筆。但是,卻體現了以人為本的工作導向和心系讀者的新聞情懷。道理只有一個,我們的新聞是為人民服務的,辦報是給人民看的,讀者是第一位的。今天的新聞出版界的領導,如果能夠真正把讀者放在心上,向市場尋求資源和靈感,就不會有浮躁之風和形形色色的假新聞,就可以從大地母親那里獲得力量,得到解決當前融合發展中主流媒體困境的神力。
      集子的前面一部分,大多數是作者退休以后著述的,寫的是作者小時候的故事。看似和新聞沒有關系,但卻是作者人生的一部分,沒有前者,可能就沒有后者。由此引出了另外一個話題,即退休以后做點什么?什么叫做“老有所為”?我相信每一位看過本書“老宅舊事”“爸爸媽媽”等章節的讀者,都會被作者娓娓道來的家庭傳統所感染,對石國雄之所以成為今天的石國雄找到成長血脈。培養文明之風,弘揚純樸民風,當以樹立和繼承良好家風開始,從小做起,此言不謬。這件事情,我們在職的時候沒有時間去做,現在退下來了,正好得天時地利人和之便,可以把自己的人生經驗和思考的真諦傳給青年一代。“人之將老,其言也真。”如果我們老同志、老專家、老教授、老家長,有條件的都去翻翻老賬,挖挖老爺爺、老奶奶曾給我們叨叨過的民風家訓、故事春秋,剔其糟粕,取其精粹,記錄下來,傳與后人,那么,我們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傳統和文明風尚的弘揚,就有了堅實的社會基礎。俗說:盛世修史。這個“史”不只是國家修,如果由大家來修,一家一部,社會文化和底層家庭建設當會十分扎實。近年來,由于個性化出版技術已經更加成熟,個人、家庭、家族寫書出傳、傳承家譜家風的事情越來越多,這是傳承中華優秀文化的民間力量,也是中國文化傳承創新的優良傳統。我們新聞出版部門,應當順勢而為,推動這件事情有序發展,為后人留下文化財富。
      以上,是由國雄所著引起的“閑話”。
      序此,見教各方。
      (作者系清華大學新聞學院院長、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主任委員、原新聞出版總署署長 柳斌杰) 
 
 
 

責任編輯:csgyb2

上一篇:泛愛樂善范仲淹(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江苏时时彩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