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新聞

評論

文化

人物

組織

更多

RSS訂閱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慈善公益報>評論 > 慈善公益報>百家爭鳴

泛愛樂善范仲淹(下)

時間2019-05-08 14:04:19   來源:慈善公益報 

 


 

先天下之憂而憂

      范仲淹在長期的官宦生涯中,主要經歷在地方。他有著崇高的志向,全局的視野,又能夠體恤民情,不謀私利,所以,他真正做到了“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細數他到過的地方,從27歲中進士到安徽廣德開始到江蘇徐州終老,擔任過15個地方的官員,不論在助理參事、知縣等基層干部任上,還是太守(自睦州起,都為太守以上官員)軍政大員,所到之處,都深受老百姓愛戴,同時,也基本得到中央政府的滿意。這從各處修建的范公祠可見一斑。徽宗宣和年間,朝廷特別下詔,要求有范仲淹祠所在的地方官署,每年要按時祭祀范仲淹。縱觀歷史,有宋一朝,甚至自秦漢以來,官員有此厚遇的,“千百年間蓋不見一二”。有人說,那原因是范仲淹在“德、功、言”三方面皆為不朽,有一定道理。但是,細細想來,關鍵的是范仲淹的所作所為,一切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在為天下百姓考慮。所以不會像有些官員,雖有政績,但往往上面滿意了,下面不認賬,或者相反。富弼在范仲淹的《墓志銘》中說得好:“人獲一善,已謂其難;公實百之,如無有然。”
      翻閱史料,不難發現,范仲淹關注民生,心系人民疾苦,是真關注、真關心。其實,許多官員也關注民生,但是一旦遇到壓力,遇到人民利益和利益集團利益發生矛盾的時候,也即自己的利害關系受到挑戰的時候,就會退縮回避,甚至做出違心的事情。而范仲淹不然,他往往會逆流而上。當他還是泰州一個小小的鹽倉的時候,他看到已經有200多年的海堤失修,秋潮時海水浸淫海陵、興化等縣,五谷不生,幾千戶人家遭災。他坐不住了,提筆給上司寫信,請求修堤。征得朝廷同意,開工后,遇到大雨雪,驚濤洶涌,役夫死傷百人,原先反對修堤的意見又出來了,朝廷猶豫起來,準備撤銷項目。這時,范仲淹又向朝廷呼吁,“復言堰之利”,再三請愿,“愿自身總役”。就是要冒著風險,自己來當總負責,承擔修堤風險。他的堅毅,幫助朝廷再一次下了決心,啟用了這位年輕官員。海堤修好了,老百姓當然感恩戴德。1033年,江南地區發大水。剛剛獲得皇帝重新信任的范仲淹請求去長江、淮河沿線視察災情,開倉賑災。一開始,他的請求沒有引起朝廷的重視。范仲淹索性找機會直接向皇上提意見。他問皇上,如果宮中半天不吃飯,會怎樣呢?現在全國好幾個地方都缺糧少吃,我們怎么可以置之不理呢?在他的力爭下,他爭取到了這次特別的指派,坐鎮指揮抗災救濟。除開倉賑濟之外,他采取了許多積極措施,如調撥糧食,爭取撥款,推薦積極救災的官員,表彰先進,免除地方稅賦等。為了讓朝廷認識這次災害的嚴重性,他把當地災民用來充饑的野草送往朝廷,要求給內宮和皇親國戚看看,希望他們收斂起奢侈的生活方式。范仲淹這些似乎“過分”的做法,在今天看起來,可能還會有人認為“極端”,可是,千年以前,他就那么干了,他的膽氣來自他的為官之道。
      范仲淹主辦民生,首先有心,其次有膽;除了有膽,而且有識。中國古代歷史上賑災濟貧的許多做法,都出自范仲淹的創造。當年江浙大災,范仲淹已經60花甲。他是被再度擠出中央權力中心的,但是,面對大災,深知責任重大,要徹底解決災害造成的困難,光靠開倉濟貧是不行的。他想的辦法,首先是:鼓勵老百姓開展競渡活動,自己也積極參與,到湖邊和大家一起飲酒作樂。這個活動自春至夏,連續不斷,高潮迭起,吸引了許多有錢人參加,也因此使用了許多民工,許多饑民因此獲得了就業機會;其次,同樣依據杭州市民的愛好特點,鼓勵舉辦佛事。佛事做起來,不僅取得慈善捐款,也增加了百姓就業機會;第三,鼓勵廟宇寺院抓緊饑荒年間工匠工價低迷的機會,開工修寺,大興土木;第四,提高杭州地區的糧食價格,吸引商人將糧食運往杭州銷售。這樣,杭州地區的糧價不久就得到平抑。如此等等措施,幫助杭州居民度過艱難歲月。可是,范仲淹這個“以有余之財惠貧者”的思路被一些人誤解了,說他大災之年,放縱游樂,沒有節制,耗費財力,實在是沒有讀懂范仲淹。其實,在平時,范仲淹十分節制,家里不來重要客人,絕不吃肉。鼓勵建廟,也是有規定的,“止可完舊,勿許創新”。事實是,大災之年,杭州百姓沒有離家出走,沒有流離失所,沒有發生騷動。后來朝廷也肯定了他的許多做法,作為政令頒布。有的還為后世效仿,比如包拯在廬州救災,就模仿了范仲淹的不限當地糧價的辦法。蘇東坡、鄭板橋等賑濟救災,也多少學習借鑒了范仲淹的原創。

士特立獨行于義

      皇佑元年(公元1049年),范仲淹到杭州上任,路過蘇州,和老家的族人商議開設義莊的事情。是年,范仲淹60歲,4年后,范仲淹去世。
      范仲淹在其生命的晚年,決定把一生積累的錢財,在老家蘇州置辦田產,田產收入作為族內的慈善救助捐款。按照范仲淹和他在蘇州閑居的二哥商議,救助范圍,除宗族外,也顧及鄉親和姻親。宗族發放對象不論貧富;周濟內容十分廣泛,有糧食、布匹、奴婢的口糧,還有紅白喜事和急難事宜;規定還特別照顧無經濟收入的婦女。皇佑二年十月,義莊開始發放錢糧,也就在同時,范仲淹公布了他親自訂立的十三條義莊規矩,即實施細則和管理、監督條例。范仲淹真的是先治國,后治家,用治理國家的才華,開創了一樁中國歷史上、也可能是世界歷史上偉大的慈善事業,做得井井有條。后來在他的兒子范純仁等人的繼續下,管理條例愈加完善,范家義莊能夠延續800多年而不散,到宣統年間仍然有義田5300畝,且運作良好,不能不說,是范仲淹打的好基礎。
      范仲淹實在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偉人。他在快要離開那個世界的時候,眼看軍國大事用不著他了,做了兩件轟動全國的事情。一是在皇佑三年11月初一(范仲淹去世的前一年),他用黃素小楷手書韓愈的文章《伯夷頌》,受到當朝宰輔和文壇領袖們的追捧,一時洛陽紙貴。一是創辦了義莊。可以這樣理解,前者是他對于“古仁人之心”的總結性理解,“士之特立獨行,適于義而已”;后者是他對于仁人之心的實踐。大家都知道,范仲淹2歲喪父,4歲時,母親“貧而無依”,改嫁山東長山。從此母子與蘇州范氏脫離了關系。范仲淹初入仕途以后,曾經希望認祖歸宗,但是,蘇州范氏族親出于顧忌財產分割等原因,沒有接納。就是這樣,范仲淹大仁大義,告訴子女,蘇州宗親,雖然對于自己曾經有過親疏,但是,在祖宗看來,都是子孫,因此我們不應該有親疏之分。我現在顯跡了,也是祖宗積德,怎么能夠獨享富貴而看著有饑寒的同宗不去撫恤呢?這樣的胸襟氣度,真如天空海洋一般。
      其實,范仲淹也不是富得流油,他為官清廉,他的積累,一是來源于北宋朝廷給予高官的薪俸比較多,二是范仲淹多年征戰,朝廷給予的獎賞。最主要的,是他克勤克儉,生活極其節儉。他晚年有一個習慣,每天睡覺前,都要在心里合計一下家中一日的費用,只有感覺到用之所該用,他才心安。他把錢財都捐出去了,去世后下葬時居然連一件新衣都沒有,喪禮還是由友人集資為他辦的。
      范仲淹晚年,子女們關心他的退休養老問題,建議他在洛陽置宅,因為孩子們的祖母安葬在洛陽。但是范仲淹不同意,他說,“人茍有道義之樂,形骸之外,況居室乎?”意思是說,人如果已經得到了道義方面的快樂,那么,房子之類的身體之外的東西,還有必要追求嗎?他進一步告訴孩子們,你們看看,洛陽修建了那么多的園林,我要去游玩,誰還不同意,何必再修建自己的園林呢?他的幾個孩子,個個都有乃父之風,所以,父親一開口,他們就都理解了,都支持父親全部家產投入蘇州義莊的開發。而且在他父親之后,他們又身體力行,維持和完善義莊的運轉。
      范仲淹的這些想法,不是心血來潮,那是他“先憂后樂”的理念在處理家庭問題上的表露。早在十多年前,他主政蘇州,他喜歡蘇州的優美景色,蘇州又是他的祖居地,他產生了在蘇州定居的想法。他看中南園這個地方,所謂“西施臺下見名園,百草千花特地繁。”他購置了下來,準備修建私家住宅。可是,一個風水先生告訴他,這個地方風水好啊,將來會出不少公卿貴人呢。這么一說,范仲淹想法改變了,他說,與其我家出重要人物,不如天下人都能在這里得到教育,讓國家得更多的人才。于是,他把南園捐獻給了地方,在這里修建一座規模宏大的學校。所以說,范仲淹不為自己修建私宅,絕不是偶爾為之,而是他的大公益思想的必然選擇。有人評價范仲淹,說他在布衣為名士,在州縣為能吏,在邊境為名將。現在,應該再加上一句,在老百姓眼里,他是大好人、大善人,大真人;在年輕人的網絡里,他是一個人氣十足的慈善網紅。
      《宋史》范仲淹篇的篇末說:“仲淹內剛外和,性至孝,以母在時方貧,其后雖貴,非賓客不重肉。妻子衣食,僅能自充。而好施與,置義莊田中,以贍族人。泛愛樂善,士多出其門下,雖里巷之人,皆能道其名字。死之日,四方聞者,皆為嘆息。為政尚忠厚,所至有恩,邠、慶二州之民與屬羌,皆畫像立生祠事之。及其卒也,羌酋數百人,哭之如父,齋三日而去。”這段話,多出于歐陽修為范仲淹寫的神道碑,基本概括和評價了范仲淹為人處世、立身行事的一生。
      (本文參考《宋史》及諸葛憶兵《范仲淹傳》等資料   石國雄
 
 
 

責任編輯:csgyb2

上一篇:泛愛樂善范仲淹(上)
下一篇:為《敝帚錄——我的新聞人生》序

 

 
江苏时时彩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