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新聞

評論

文化

人物

組織

更多

RSS訂閱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慈善公益報>評論 > 慈善公益報>百家爭鳴

泛愛樂善范仲淹(上)

時間2019-05-06 14:31:57   來源: 

 


 

石國雄居廟堂而憂民


      范仲淹在邠州鎮守,難得有一日清閑,帶領眾人上城樓舉行酒宴。邠州一帶經過范仲淹的精心治理,軍情得以緩解,城內呈現安居樂業景象,老百姓高興,太守也舒暢。大家正要舉杯時,只見數十人披麻戴孝,正在籌備裝殮之物,哭哭啼啼,十分悲切。范仲淹忙差人打聽,原來是一客居邠州的讀書人去世了,眾人幫忙準備出殯郊外給予埋葬,但是經濟困難,入殮的衣服、棺槨等未能準備齊全。此情此景,令范仲淹十分傷感,馬上讓人撤去酒席,出資厚葬了殤家,幫助他們順利地做完了喪事。在場目睹的客人,無不動容,有的甚至流下眼淚。
      關于范仲淹愛民樂善的故事,民間流傳還有許多。當年他在越州當知府,他手下一位戶曹去世。死者的子女幼小,家境貧寒,家里無力扶柩歸葬老家。范仲淹知道后,從自己的俸祿里拿出百緡錢給予相助,并給他們雇了船,專門派一名老衙役護送死者靈柩和家屬還鄉。與此同時,他還寫了一首詩贈給死者家屬,告訴他們,沿途可以將這首詩交給關津守吏,請求放行和幫助。詩曰:“十口相將泛巨川,來時暖熱去凄涼。關津若要知名姓,便是孤兒寡婦船。”對去世的基層干部如此關愛,設想如此周到,在當時的官吏中應該是罕見的。也是在越州時,范仲淹派兒子范純仁回蘇州老家搬運糧食。范純仁在路過丹陽時,遇見了著名文人石延年。得知石延年家有喪事,借貸無門,無力北歸。范純仁當即就將運送的500斛糧食全都送給了他。回家以后,范仲淹得知此事,甚為欣慰。
      流傳甚廣的這些范仲淹愛民慈善故事,體現出范仲淹心地善良,愛民如子的品質。愛民和關注民生,是范仲淹“進憂退憂”的基礎,也是他出將入相的初衷。正如歐陽修所作的《范公神道碑》說的,就學時期的范仲淹,就認定六經之旨,在于仁義。范仲淹進京考完試,曾經向神靈祈禱:一愿為宰相;二愿為良醫。說:“夫不能利澤生民,非大丈夫平生之志。”“能及小大生民者,固唯相為然。既不可得矣,夫能行救人利物之心者莫如良醫。”及仕,當他還是個小官時,就關心朝廷大局,從宏觀的角度關注國計民生問題,他在泰州監西溪鎮鹽倉,看到海堤久廢,海患嚴重,農田堿化,民不聊生。范仲淹一方面竭力主張修堤,一方面協助主官實際操作。他給當時朝廷大員寫信,申明自己有“慨然有益天下之心,垂千古之志”,以此為宗旨的政治變革的思想初步形成。推己及人,他在進表書中希望兩宮仁慈、節儉、勤勉、公正,希望帝王應該“敦好生之志,推不忍之心”,“示天下之慈也”。他仕途的末期,58歲赴任鄧州時,給皇帝的謝表:“敢不孜孜行善,戰戰厥心?求民疾于一方,分國憂于千里。”這個表述,與他之前的“處廟堂之高則憂其民”的思想,完全一脈相承。

求古仁人之心

      在西北前線,一次,范仲淹到邠州訓練新兵,偶爾遇到一件民告官的事情。事情大致是邠州為了建造營房,占據了一個住戶的房屋土地,范仲淹當即要求當地政府按照條款予賠償。可是,這件事情沒有落實,據說是有文件說這種事情用不著賠償,居然還把已經賠償的錢要了回去。范仲淹知道后非常生氣,嚴肅地指出,各處修造營房,只許動用官地,不得毀壞住戶現有的田地宅物,驅散住戶使其無處安身。如果沒有官地,使用了民居和田地,必須支付賠償金。在經略西北軍政的過程中,范仲淹發現許多軍心不穩,民心不齊的原因,是由于政策導向有問題。他在積極布防、整頓軍務,組織戰斗的同時,對當地的民生和軍隊建設等問題進行調查。
      民生方面,他發現,由于朝廷將巨大的軍費壓在邊民身上,老百姓苦不堪言,大量逃亡。當時許多人舉家逃亡,曾經發生過八九百戶人家集體逃亡的事件。范仲淹調查后,立即發布命令,廢除一切額外的苛捐雜稅。同時命令地方官府逐鄉逐村落實登記逃亡家庭的土地林木和財產,不得像原來那樣焚燒破壞,要設法招撫百姓回來安居,恢復生產。沒有耕牛等生產資料的,政府予以貸款購買。對困難人家,經過統計,每戶十人以上,政府借貸糧食一石,十口以下五斗。
      民族政策方面,主要團結周邊諸羌部落。以前,這些部落主要依附西夏,和西夏暗中通曲。范仲淹主持環慶路后,主動深入這些部落,和他們訂立同盟,明確賞罰,給予必要的犒賞,還對他們的首領必要的尊重。一次,宋軍俘獲了一個白豹寨女首領,范仲淹得知她被罰入慶州官府做奴婢,立即派人把她找到,安排到她的一位已經投誠過來的叔叔家里。她們叔侄骨肉相見,激動萬分。后來,她的叔叔又幫她找了個好人家出嫁。這樣處理,有效地緩解了民族矛盾。他的誠心相待,感動了周邊少數民族,使他們真誠地回歸宋朝,服從范仲淹的領導。據宋史記載,范仲淹去世之后,百名少數民族酋長,前來吊念,守靈3日。
      軍務方面,范仲淹的“古仁人之心”也照拂到普通士兵身上。他對于士兵的具體困難,關懷備至。他發現當時有些士兵異地服役,遠離家庭,就請示朝廷,把慶州籍在涇原服役的士兵與涇原籍在慶州服役的士兵互相對調。這樣,“公私俱便”。當時,因為與西夏作戰屢屢失敗,朝廷規定在士兵臉上刻字涂墨,強迫他們不得離開。百姓非常害怕,紛紛逃離。范仲淹改在士兵手臂上刺字,休戰時期,他們可以回家種地,戰爭結束了,他們也可以回家,而其他地方的士兵,只能永遠待在軍營了。所以,當地老百姓對范仲淹感激不盡。當然,范仲淹為部隊將士設身處地地著想,回報是軍心民心大振和戰斗力的提高。可以說,范仲淹主持西北邊境的軍事勝利,跟他的關心愛護兵將和邊民是分不開的。(石國雄
 
 
 
 

責任編輯:csgyb2

上一篇:假慈善甚于真惡
下一篇:泛愛樂善范仲淹(下)

 

 
江苏时时彩网址